关于生肖在地支上的排位,蕴含着中华文化人兽关系方面的丰富内容。狗是“义犬”,有从一而终的美德。人们对它有“儿不嫌母丑,狗不厌家贫”的评语,因此对位居生肖“十一”产生了“一心一意”的联想。吴慧颖在《中国数文化》一书的序中说“数——国人的第二语言”,数字在中国己不是简单的数字,而是由于汉字的字型、字音、字义所衍生出的无限丰富想象,甚至形成了一种“数字崇拜”。

  中华民族这种对数字的特殊情感,当然会反映到十二生肖的排列顺序上来,以强调每个生肖的个性。如“一”即是始,也是全,老鼠分布广泛,凡有人生活的“一”切地方均有老鼠存在。而且老鼠的前爪“4”为偶数、后爪“5”为奇数,“奇”“偶”并存一体,符合春节除夕“子”时“一夜连双岁,五更分二年”的“前阴后阳”的“五行”要求,因此居第一。“三”、“五”“九”是尊贵数字,顺居为可称为“王”的虎、龙、猴。“十”代表恒定、完美,顺居为生肖中可寓“凤凰”的唯一禽类鸡。

  每年农历元月初二为“犬日”,有敬狗习俗。‘十一’有在“十全十美”之上,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的涵意。长期以来,狗被认为是人类最好的朋友,是爱主人的忠实朋友。晋干宝《搜神记》卷二十有《义犬冢》的故事:三国吴国孙权当政时,有襄阳人李信纯家养爱犬名黑龙,有一天李信纯携犬赴宴,醉卧於郊外。正遇太守烧荒围猎,狗见火起,危及主人,可是狂叫和拉拽均不能使李信纯醒酒,于是跑到五十多步远的水塘中湿身,将主人身边的草火压灭,累毙于主人身边。此景被路过的太守看见,说“犬之报恩基于人。

  人不知恩,岂如犬乎!”即命重葬此狗,并修了高十余丈的义犬墓。类似的故事在满族中也存在,清太祖努尔哈赤在躲避明朝辽东总兵李或梁的追杀中,就是他的义犬小黄狗以同样方法救了陷于草中火海里的主人,劳累而亡。满族人不吃狗肉、不戴狗皮帽子的习俗由此而来。中国人喜欢狗,欧美洲人也喜欢狗,美国人把总统的爱犬称为“第一犬”,每届总统均有自己的爱犬,在历届白宫“第一犬”中最尽职的是赫伯特、胡佛养的纯种德国牧羊犬“图特”,每晚临睡前,它都要围着白宫院墙巡视一圈儿,而从不出错。著名文学家钱钟书和翻译家杨绎夫妇,十年动乱期间下放到河南息县干校,当时与他们共度这段艰难时光的就是家养的小黄狗“小趋”,一度传为传话。在国际上,军犬在战争中立了功,有的国家还给它授勋。

  据2017年10月14日《参考消息》“军事瞭望”报导:“美国海军陆战队向5条退役军犬——4条拉布拉多犬和一条德国牧羊犬——授予勋章,以表彰它们在阿富汗和伊拉克服役时的‘优异表现’。周三晚上在国会山雷伯恩大厦办公楼里举行了授勋仪式。海军陆战队中将博德劳亇特赞扬了茯得授勋的退役军犬们的勇气,称每一条军犬‘都曾以优异表现服务了它们的部队、驯养员和国家’。”